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金算盘高手论坛 > 邱淑贞 > 正文

被贫、病、爱纠缠一生的白薇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5-10

  我曾写过一篇《白薇谈家乡年俗》的小文,其中有对她的简介,故在此从略。她十六岁被迫嫁人,丈夫是个娇生惯养唯母命是从的独生子,婆婆则是个变态的以虐待媳妇为乐的寡妇。白薇在出嫁的途中就曾设法逃跑,未果。到婆家后,过的简直是非人的生活。四五年后,有一次差点闹出了人命,她的父母方才让她逃离了虎口。在长沙古稻田读书时,她的四妹和五妹也和她在同一个学校。那时候女人的婚姻大事都是由父母做主的。某天,她们的父亲忽然来到了长沙。照说,父亲来学校看望女儿,这是人之常情。谁知她们的父亲又是来让四妹回去嫁人的。于是,白薇和四妹商量,共同出逃。这次的出逃,是颇有传奇色彩的。学校防范极严,无奈之下,四妹便和同学们一道,设法让白薇先逃。让人哭笑不得的是,白薇被人带到了一个已被废弃了的厕所,这里,早有同学在那里挖开了一个出粪的洞口。白薇无路可走,只能由这个到处粘满了粪渍的洞口爬出去,才能通往自由。白薇逃走后,有一个同学站在那洞口大发感叹,说“长沙有个兴汉门,将来黄彰(即白薇)学成回国,这里就该建一个‘黄彰门’”!

  在我所熟悉的现代女作家中,像白薇这样一生坎坷,贫病交加,且被爱情折磨得“像黑狱里的囚犯一样悲惨”的还真是少见。她曾在长诗《琴声泪影》中这样描绘自己的病况:

  她有肠胃病,鼻病,还有她爱得死去活来的那个杨骚因生活荒诞与无知带给她的“鬼病”等,可以说,她一辈子都在与病魔抗争。她的好友现代女作家谢冰莹曾在《作家印象记》一文中对白薇有过如此的描写:“白薇常常搭那些进城的卖小菜的板车,为着挣几个钱,有一次病得很厉害,一连五、六天没有吃东西,也没有人去看她,实在饿得忍受不住了,她挣扎着起来去买面包,谁知四肢无力,几个筋头就从二楼滚到楼下,要不是房东太太看到,连忙扶她起来,说不定摔死了还没人知道哩!”一九三三年八月,上海北新书局出版了她和杨骚的情书合集《昨夜》,用白薇在其《序诗》中开头一段所说便是:“辛克莱在他《屠场》里借马利亚的口说: /‘人到穷苦无法时,甚么东西都会卖。’ /这话说明了我们的底书信《昨夜》出卖的由来。”“病和穷和愁如娇妻爱婿将我苦缠绵, /我像黑狱里的囚犯一样悲惨! /我想把这些书信做小说材料写出来换钱。”一九三六年九月,文学出版社出版了她一部上下册的长篇小说《悲剧生涯》,便是自传体的。白薇是一个多产作家,她好多的作品都是因为生活所迫而逼出来的。

  杨骚是白薇的克星,白薇的大半辈子也可以说是被他毁了。她说“爱人不给我融合的绿园,反给我死的铁链。/ 我们稀有的欢乐呵,只是昙花一现,一现!”杨骚在《昨夜》的序中坦陈:“我们的恋爱是失败了,而且好像一幕演不完的悲剧似的。”他说开始他们都是柏拉图式的恋爱崇拜者,后来又被“结婚是恋爱的坟墓”这句狗屁不通的话害得不浅。杨骚还十分痛心地承认:“后来,是因我在南洋从灵的天堂上一坠坠到极无聊腌臜的肉的地狱里去,拖着一副不知其恶毒的遗害的身体回来,总一句说,就是因为对于性的常识太缺乏,结果惨害了她的身体和两人本可以继续下去的恋爱。”白薇和杨骚相爱时,白薇三十岁,杨骚二十四岁。他们在一起或灵爱的高峰或畸形的热恋或玩弄人生在刀尖上断肠的事实,前前后后十余年。再之后,白薇的生命里就只有靠或痛苦或温馨的回忆来安抚难熬的寂寞和孤独了。

  白薇一生经历丰富。鲁迅先生第一次见她时,曾笑说:“人家都说你是仙女,我看你也是凡人。”一九四五年到重庆谈判期间,白薇应邀出席过妇女招待会,当时毛握着她的手说:“我经常记起你,你和丁玲是我们湖南的女作家。”白薇在抗战期间还参加过湘粤边界的游击队,并担任过《新华日报》驻桂林的特派记者。一九五零年四月,她在给女作家赵清阁的一封信中谈到她的近况,说她一九四七年回资兴奔父丧,重做农村女儿,母亲命令她下地干农活。一九四八年是她的受难年,母亲不许她再出远门了,简直是人间地狱。一九四九年,她一边在当地教中学,一边潜伏在游击队里活动。暑假,她干脆公开地在湘南游击队中大展才华了。后因游击队编入四野大军,她被送到了长沙。她在长沙住了两个多月,然后就到了北京青年艺术剧院。白薇一九八七年病逝于北京,享年九十四岁。她的一生实在可以说是在大苦大难中度过的。

本文链接:http://kingjimbo.com/qiushuzhen/314.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